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鲜为人知的李白崔颢暗战:斗诗黄鹤楼,结果李白输了个底掉

2023-06-15 06:07:18 14

摘要:历史上,李太白曾与同时期的唐代诗人进行过一次别开生面的斗诗比赛。令人惊讶的是,这场比赛刚一开始,诗仙居然就输了,而且输得惨不忍睹,为后世历代文学评论家所公认。当然,以李白的性格,输了后他自是不服气,所以又创作了一首。这首新诗,是李白最著名的...

历史上,李太白曾与同时期的唐代诗人进行过一次别开生面的斗诗比赛。

令人惊讶的是,这场比赛刚一开始,诗仙居然就输了,而且输得惨不忍睹,为后世历代文学评论家所公认。

当然,以李白的性格,输了后他自是不服气,所以又创作了一首。

这首新诗,是李白最著名的诗篇之一,然而在后世不少文学家眼里,该诗较之他对手的那首,还是稍逊一筹。

以李白之傲气,恐怕这是他一生中最难以接受的一次结果。

第一、李太白登黄鹤楼

安史之乱前,李白曾到江夏(今武汉)游览黄鹤楼。

黄鹤楼,位于长江畔的蛇山之上,与岳阳楼、滕王阁并称“三大历史名楼”之一,自三国始建以来,历代文人骚客在此题诗者不计其数。

所以李白对此次黄鹤楼之行,也是有所准备的,怎么着也要写一首神作,不然如何对得起大唐谪仙人的名号。

要么不写,要写就要写到极致,这就是李白的风格。

这一日,李白到了黄鹤楼。

黄鹤楼

进楼一看,李白发现,果然有不少著名诗人的题诗在内,例如就有王维的一首《黄鹤楼送康太守》:

对于李白来讲,这种水平的诗他自是看不上眼,就算对方是王维,也是一样。

接着李白一路看下去,坦率地讲,绝大多数人写的还不如王维。

然后,李白就看到了令他为之动容的那首千古名作!

诗的落款处,写着作者——崔颢。

崔颢,出身于唐代顶级门阀“博陵崔氏”,天宝九年,任监察御史,从年龄上讲,较之李白还小3岁。

崔颢也是一位诗人,不过名气吧,不管在当时还是现在,他离李白还是差一大截的。

但如果只论这首《黄鹤楼》,可以说写黄鹤楼的七言律诗里,该诗可称第一。

自古以来,咱们中国就讲究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李白见到此诗,完全可以想象他的心情。

据《唐才子传》讲,李白读罢这首诗后,迟迟无法落笔,静默良久,方无奈长叹一声: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。”遂掷笔而去。

《唐才子传》是李白时代过去500年后,元代人所写的唐诗人评传,不算非常严格的史料,比如上面李白的反应,读起来就有些小说家言的意味,所以这个故事倒也不能尽信。

不过,李白对崔颢这首诗产生了某种情绪,则是完全可以确认的,这从他后来的一系列作品中就可看出。

影视剧中的李白形象

第二、李青莲的反击

众所周知,李白曾写过一篇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,同样是千古名篇,只不过李白这首诗,更注重于送别,较之崔颢专写黄鹤楼的那首诗,差了些意味。

李白自己大概也明白,所以专门写了一首《鹦鹉洲》,以作应和。

李白这首《鹦鹉洲》,就完全是仿照崔颢诗所作的了,不但风格完全相近,而且与崔颢一样,是专论某样具体的景物。李白的意思很明白,你写黄鹤楼,我就写黄鹤楼脚下的鹦鹉洲,内中实有一较高下之意。

这就是李白的《鹦鹉洲》......

今日鹦鹉洲

坦白说,李白此诗,还真没有到挑战崔颢那首的水平。

崔颢开篇第一句“昔人已乘黄鹤去”,这是何等空灵的意境,相比之下,李白的起句却只是个毫无张力的“鹦鹉来过吴江水”

李白的小心思其实大家都知道,崔颢首句讲“辞别”,他就反其道而行之,首句讲“来过”,一去一来,对台戏的意味确实是拉满了。但问题是,你堂堂诗仙好歹整个牛叉点的诗句出来啊,这开篇的“鹦鹉来过吴江水”,除了让我们这些粉丝目瞪口呆之外,真没法昧着良心为您叫好。

只需对比第一句,便知道李白在第一回合的“比拼”中已经输了,输得非常彻底。

李白大概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又重新写了一首,而这首,才是真正可匹敌崔颢。

第三、李白的二次创作

毫无疑问,李白在登黄鹤楼时应该是受了崔颢那诗的一点刺激的,这个场子总得找回来,只是在李白春风得意时,却难以找到那种意境,所以咱们的谪仙人再怎么不服,也得先忍着。

直到他失意之时,机会,才悄然而至。

接下来这首诗的创作时间,有两种说法, 一说是天宝年间,李白被排挤出长安,游历到南京时所作,另一说是他被流放夜郎时半途遇赦,返程经南京时所写。

无论哪种说法,都是表明当时的李白正处于人生的低潮,而这首旷世之作,也正是在他经历人生大起大落,心境有所变化后才喷薄而出。

这首诗好不好不必我多言,能名传千古,自是中国古代诗词中最上乘的佳作之一。

今日重建的凤凰台,位于南京市秦淮区

由于李白此诗也是为应和《黄鹤楼》而作,加之其中包含有李白与崔颢斗诗暗战的文坛趣事在内,因此历代文学家多有将两诗放在一起比较,各抒己见。

宋代诗评家严羽曾直言:“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”

又有清代孙洙编辑《唐诗三百首》,将《黄鹤楼》排在七言律诗第一首,其属意为谁一目了然。

再有金圣叹,认为《凤凰台》是效仿之作,直言李白“出手就低了一格”

除了上面这些支持崔颢的,支持李白的也有,只是从绝对人数上要少一些。

比如元末明初的文学家瞿佑就旗帜鲜明地支持李白,认为《凤凰台》要好于《黄鹤楼》,理由他也讲了,李白诗里的“爱君忧国之意”,较之崔颢的“乡关之念”胜出许多。

当然,除了站队力挺两人的,还有一批奉行中庸之道的,两诗都说好,谁都不得罪。

比如南宋豪放派词人刘克庄就讲两人的诗是棋逢敌手,将遇良才。

其实我也是个中庸派,在我个人看来,两诗确是各有各的好。

无论是《凤凰台》中的展现出的家国情怀,还是崔颢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中透露出的对人生的终极思考,意境上并没有高下之分,都是超脱出俗世的更高境界,只不过李白更强调的是个人与国家的关系,而崔颢更着眼于人生的感叹罢了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